山東省鋼鐵產業“十四五”發展規劃

文章來源:未知 發布時間:2021/11/24

一、基礎環境

(一)發展現狀

(二)主要問題

(三)機遇挑戰

二、總體要求

(一)指導思想

(二)基本原則

(三)發展目標

三、區域布局

(一)日—臨沿海先進鋼鐵制造產業基地

(二)萊—泰內陸精品特鋼產業基地

四、發展重點

(一)重點產品

(二)重點深加工領域

(三)重點產業鏈

(四)短流程煉鋼

五、主要任務

(一)打造鋼鐵產業協同創新平臺

(二)打造原材物料采購共享平臺

(三)打造鋼鐵產業物流加工配送平臺

(四)加快推進智能制造

(五)全面推進綠色制造

六、安全生產專篇

(一)安全風險分析

(二)安全防范措施

(三)安全生產預期效果

七、環境保護專篇

(一)環境影響分析

(二)環境保護措施

(三)環境保護效果

八、保障措施

(一)加強組織領導

(二)推動政策支持

(三)壯大人才隊伍

(四)深化國際合作

(五)發揮協會作用

前言

山東是全國重要的鋼鐵生產基地。長期以來,山東鋼鐵工業為全省和全國經濟建設提供了重要的原材料保障,有力支撐了相關產業發展,推動了全省工業化、現代化進程,促進了民生改善和社會可持續發展。“十四五”時期是鋼鐵工業結構性改革的關鍵階段,制定并落實好鋼鐵工業發展規劃,對實現行業轉型升級,推動鋼鐵與高端裝備制造等深度融合,推進山東成為鋼鐵強省具有重要意義。本規劃以國家有關產業政策和《山東省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 2035 年遠景目標綱要》為依據,是促進全省鋼鐵產業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性規劃,規劃期為2021—2025年。

“十四五”期間,山東將著力打造鋼鐵產業生態,推進鋼鐵行業布局優化、結構調整、固基延鏈,推動鋼鐵產業與裝備制造業深度融合,實現鋼鐵及制品產值倍增,達到萬億級規模。鼓勵就地就近開展鋼鐵深加工,建立制造園區,延伸產業鏈條,打造產業集群。做大做強優特鋼、海洋工程用鋼、軌道交通用鋼、白色家電用鋼、工程機械用鋼、石油石化用鋼等,帶動高端軸承、齒輪、模具、不銹鋼、海工裝備、工程機械裝備、軌道交通裝備等邁向高端,進一步完善產業鏈、價值鏈和創新鏈,為我省乃至全國鋼鐵行業轉型升級提供示范。

一、基礎環境

(一)發展現狀。

1.產品結構不斷優化。企業的工藝裝備水平不斷提升,促進了產品結構優化改善。截至2020年底,山東省鋼鐵產量7994萬噸,居全國第三位,實現產值約5000億元。鋼材品種齊全,板材和型鋼占據重要地位,22大類鋼材品種中,山東企業占有19種。截至2020年底,板材型鋼產能4200萬噸,占比約45%;建筑鋼材產能約2800萬噸,占比約30%;特鋼產能1700萬噸,占比約19%;其他產能占比約6%。

2.產業布局更趨合理。目前,濟南城區、淄博、聊城、濱州、濰坊等傳輸通道城市和膠濟沿線鋼鐵企業正加快退出。已初步形成日-臨沿海先進鋼鐵制造產業基地、萊-泰內陸精品鋼生產基地,以及日照先進鋼鐵制造產業集群、臨沂臨港高端不銹鋼與先進特鋼制造產業集群、萊蕪精品鋼和400系列不銹鋼產業集群、泰安特種建筑用鋼產業集群。

3.產業鏈條逐步完善。臨沂已形成“紅土鎳礦—鎳鐵”“不銹鋼軋制—不銹鋼板—不銹鋼卷—不銹鋼制品—批發市場”鋼鐵產業鏈條,具備百萬噸以上鎳鐵合金及百萬噸不銹鋼軋制的生產能力。臨清地區已初步形成“軸承鋼—軸承加工—裝備制造”的產業鏈條,具備實現“材料—部件—裝備”的自循環能力。冠縣和博興地區分別形成了“冷軋—鍍鋁鋅—彩涂”的產業鏈,鋼材深加工能力均達到3000多萬噸。

4.產能化解成效顯著。按照鋼鐵產業結構調整試點方案,以及新舊動能轉換有關要求,積極推進粗鋼落后產能淘汰工作,實際淘汰粗鋼落后產能2311萬噸,全面完成了山鋼日照精品鋼基地項目投產前淘汰粗鋼產能任務。

5.節能環保效果明顯。企業的環境質量不斷改善,2020年重點大中型企業噸鋼綜合能耗(折合標準煤)547千克,噸鋼二氧化硫排放量0.85千克,噸鋼氮氧化物排放量1.6千克,噸鋼耗新水量3噸,鋼鐵能源消耗總量達到國內先進水平。

(二)主要問題。

1.高端優特鋼占比不高。鋼鐵產品主要以普通棒線材、中厚板、熱軋卷板等中低端產品為主,汽車、船舶、海工、軌道交通、工程機械等行業高端鋼鐵產品產值占比不足8%,特鋼與不銹鋼供給遠遠低于需求水平。高端軸承鋼、齒輪鋼、模具鋼、軍工鋼、300系不銹鋼、家電用板、海工鋼等產品供給主要來源于省外或國外。

2.創新水平總體較低。高端優特鋼產品制備關鍵技術和關鍵設備缺乏,科技成果轉化率低。在新技術和新產品應用開發方面,相當一部分停留在小試或中試水平,原創性的技術產品少,產業化進程慢。技術創新還處于吸收、模仿和集成階段,沒有真正起到引領行業發展的作用。

3.產業生態不夠完善。“十三五”以來,全省鋼鐵產能加快轉移集中,但鋼鐵產業鏈延伸不足,配套產業與鋼鐵主業發展不協調。鋼材與精深加工產業連接松散,相關貿易、服務等產業不發達,運輸半徑大,無法形成完整鋼鐵產業生態圈,成為制約鋼鐵產品提升價值鏈的重要瓶頸。

4.產業人才比較匱乏。企業員工技能素質不適應現代鋼鐵企業設備先進、自動化程度高、技術難度大的要求,產業人才缺口巨大。從一線技術工人到產品研發人員儲備均明顯不足,特別是冶金與高端制造領域的領軍人才缺乏,嚴重制約了鋼鐵行業技術創新和轉型發展。此外,隨著國家勞動人口結構變化和就業觀念變化,人力斷檔、人才斷層、人員老化等矛盾突出,人才招引、薪酬攀高等風險上升。

(三)機遇挑戰。

 1.發展機遇。一是新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帶來的機遇。目前,新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孕育突破,智能技術、生物科技、大數據技術、新能源技術、宇宙空間技術、量子技術等諸多領域正在取得突破進展,產業組織和制造方式發生重大變革,工業和服務業的融合,工業與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技術的嫁接,催生了一系列新業態、新模式、新動能,這將為鋼鐵工業“十四五”的發展帶來新的機遇。二是工業化和城鎮化深入發展帶來的機遇。從人均GDP和人口城鎮化率等關鍵指標看,我國目前正處于工業化后期和城鎮化中后期,實現工業化和城鎮化仍然是當前及未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一個重要任務。“十四五”時期,工業化和城鎮化進程還將繼續深入推進,這將為包括鋼鐵工業在內的制造業提供不斷增長的市場需求。三是“新基建”投資加快帶來的機遇。隨著新基建戰略的深入實施,5G、物聯網、人工智能等網絡化、數字化、智能化信息基礎設施將呈現出加速發展勢頭,將拉動高性能、高附加值鋼鐵產品的市場需求,拓展鋼鐵工業的市場需求空間,推動鋼鐵產品結構升級。同時,新基建能推進新興技術在鋼鐵工業全要素、全產業鏈、全價值鏈的融合應用,賦能鋼鐵企業數字化、智能化改造升級和設備更新,提升鋼鐵工業工藝設計、生產經營、物流配送和銷售服務效率和效益。四是雙循環格局帶來的機遇。隨著“一帶一路”國際影響力的不斷擴大,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中歐投資協定(CAI)的實施,將為鋼鐵工業發展更高質量、更高水平的對外投資和國際產能合作提供新的歷史機遇。

      2.主要挑戰。一是逆全球化和貿易保護主義抬頭帶來國際貿易環境惡化的沖擊。隨著世界經濟增長復蘇乏力,我國鋼鐵產品對發達國家尤其是對美國出口很可能受到較大沖擊,鋼鐵工業的進出口貿易很可能受到較大影響。二是消費需求升級對鋼鐵行業提出更高要求。經濟結構的進一步服務業化將降低整個社會鋼材消費強度,但對鋼材的品種質量要求更高。三是能源環保政策趨嚴帶來的挑戰。隨著“雙碳”戰略的深入實施,能源資源等要素保障進一步趨緊,生態環境政策進一步加嚴,環保達標已經成為鋼鐵企業生存的“硬約束”。特別是在環境承載達到極限的產能密集地區,鋼鐵企業的綠色低碳轉型面臨的壓力更大、任務更艱巨。

二、總體要求

(一)指導思想。

深入貫徹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牢固樹立新發展理念,融入新發展格局,落實高質量發展要求,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以全面提高鋼鐵產業綜合競爭力為目標,嚴控產能產量、優化產業布局、強化創新驅動、推進綠色發展,打造具備國內一流競爭力并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先進鋼鐵制造產業基地,構建現代鋼鐵產業體系,加快由鋼鐵大省向鋼鐵強省跨越。

(二)基本原則。

1.堅持統籌協調,優化布局。充分發揮政府的引導和推動作用,堅持全省“一盤棋”,做好頂層設計,加快產業大調整、大布局、大優化。圍繞實現高質量發展核心目標,既立足現實,又著眼長遠,建立健全長效發展機制。

2.堅持市場導向,內生發展。發揮市場對資源配置的決定性作用,營造激發創新活力、促進公平競爭的良好環境,尊重企業的市場主體地位,充分調動企業家創新創業積極性,增強企業內生動力。

3.堅持創新驅動,高端引領。以破解鋼鐵材料研發難題為突破點,建立和完善以企業為主體,產學研用相結合的技術創新體系,加快高端品種研發和產業化,強化標準引領和品牌培育,持續提升有效供給能力,全面引領行業轉型升級。

4.堅持綠色發展,標準倒逼。以降低能源消耗、減少污染物排放為目標,強化環保、能耗、水耗、質量、安全、技術標準倒逼,綜合運用市場機制、經濟手段和法律措施,全面實施節能減排升級改造,不斷優化原燃料結構,完善廢鋼加工配送體系建設,大力發展循環經濟。

(三)發展目標。

1.產業競爭力。“十四五”時期,主營業務收入年均增長10%左右,短流程煉鋼占比達到20%左右,鋼鐵企業勞動生產率翻番,達到1500噸/人•年,初步形成結構優化、質效提升、環境友好、競爭力強的現代鋼鐵產業體系。

2.產業布局。濟南(萊蕪區、鋼城區除外)、淄博、聊城、濱州、濰坊等傳輸通道城市和膠濟沿線鋼鐵企業產能應退盡退,青島董家口、日照嵐山、臨沂臨港等沿海地區鋼鐵產能占比提升到70%以上。

3.產品結構。到2025年,鋼鐵冶煉壓延及深加工配送產業總產值突破1萬億元;高端精品鋼占比達到50%,鋼材精深加工率達到25%左右,廢鋼在鋼鐵原料中占比達到30%左右。

4.技術創新。鋼鐵產品技術研發投入占主營業務收入的比重達到3%以上。新增10個省級企業技術中心,2-3個國家級技術中心。每年突破3—5個關鍵短板鋼鐵材料,氫冶金、非高爐煉鐵、潔凈鋼冶煉、無頭軋制等前沿技術取得突破。

5.節能減排。鋼鐵行業平均噸鋼顆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分別降至0.15千克、0.3千克、0.6千克,行業平均噸鋼綜合能耗降至535千克標準煤以下,噸鋼耗新水量降至2.85立方米?,F有鋼鐵企業在全部實現全面超低排放的基礎上,環??冃竭M一步提高,新建鋼鐵項目嚴格按照全面超低排放要求建設,能源消耗總量和強度均降低5%以上,水資源消耗強度降低10%以上,水的重復利用率達到98%以上。

三、區域布局

立足我省資源優勢和行業發展潛力,通過政府推動、環保倒逼、標準嚴控、產能置換、兼并重組等手段,著力打造沿海和內陸兩大鋼鐵產業基地。

(一)日—臨沿海先進鋼鐵制造產業基地。以日照精品基地和日照、青島等地重點企業為支撐,發揮好日照、青島董家口、臨沂臨港地區的資源和物流優勢,大力推動內陸產能向沿海轉移,加快建設精品基地二期、臨港產能轉移、內部提升改造、承接產能轉移、氫冶金示范、高端合金鋼和不銹鋼等項目,重點發展高端精品鋼、特鋼和不銹鋼,拉長鋼鐵產業鏈,提升產品品質。壯大日照及青島董家口地區先進鋼鐵制造產業集群和臨沂臨港高端不銹鋼與先進特鋼制造產業集群,打造世界先進鋼鐵制造產業基地。

(二)萊—泰內陸精品特鋼產業基地。以萊蕪、泰安現有鋼鐵企業為依托,發揮已有特鋼集群優勢,在不增加產能的前提下加快區域整合,推進新舊動能轉換系統優化升級改造、內部提升改造、特種建筑用鋼等項目建設,重點發展特鋼、不銹鋼等高附加值產品。提升萊蕪精品鋼和400系不銹鋼產業集群與泰安特種建筑用鋼產業集群,打造內陸精品鋼生產基地。

按照鋼焦一體化配套原則,控制焦炭產能,優化布局,通過關停并轉、產能置換等方式,推動焦化產能向優勢企業集聚,優先向日—臨沿海先進鋼鐵制造產業基地轉移配套,支持煤炭主產區、鋼鐵企業集聚區和日—臨沿海先進鋼鐵制造產業基地焦化企業做優做強,發揮產業集聚作用,提高焦化行業綜合利用水平。

四、發展重點

圍繞穩定上游供應鏈、做強中游生產鏈、延伸下游應用鏈,構建規模適度、裝備先進、產品多元、布局合理、環保一流、管理高效的現代鋼鐵產業生態,打造特、優、普產品全覆蓋并向裝備配套、綠色建筑、消費用鋼延伸拓展的鋼鐵產業體系,提高發展質量和效益。

(一)重點產品。

1.高端裝備用鋼。重點發展高端軸承鋼、齒輪鋼、模具鋼、簾線用鋼、高強橋梁纜索、高強度汽車標準件用鋼、特種焊接用鋼、彈簧鋼、工程機械用鋼等特鋼材料,促進高端軸承鋼向高碳鉻軸承鋼、滲碳軸承鋼、高溫軸承鋼、不銹軸承鋼及專用特種軸承鋼材料等發展,重點開發超低氧滲碳齒輪鋼、超細晶粒滲碳齒輪鋼、易切削齒輪鋼和冷鍛齒輪用鋼等。

2.海洋工程用鋼。開發具有系列化的高強、高韌、耐浪涌、耐海洋環境腐蝕和長壽命、高性能低合金耐蝕鋼、不銹鋼等高性能特殊鋼,滿足海洋環境對鋼材的耐腐蝕、長壽命要求。重點研發能夠滿足未來深海和極地海洋平臺安全性能及建造成本需求的超高強鋼。

3.軌道交通用鋼。加大高速輪軸用鋼、高速重載輪軌用鋼研發力度,形成成分優化、強韌性匹配、抗剝離性能和接觸疲勞性能強的鋼種批量生產及檢測能力。加強高耐蝕鋼和耐候鋼的技術研發,大力促進不銹鋼在車輛制造中的應用。

4.白色家電用鋼。開發具有高表面質量、抗拉強度、屈服強度、延伸率及防腐蝕性能的冷軋板、鍍鋅板和不銹鋼板,促進家電用板向高強度、高硬度、薄規格、寬幅方向和綠色環保發展。

5.石化裝備用鋼。緊跟石化行業發展需求,提高壓力容器用鋼、中溫抗氫鋼、球罐用鋼、不銹鋼及復合鋼板等鋼材性能,滿足石化行業新工藝、新設備發展要求。

6.軍工用鋼。充分利用我省地域及戰略優勢,規劃省內軍工用鋼產品布局,瞄準國家戰略需求,提升省內高品質軍工鋼自主供給能力,加快軍工鋼產業化、規范化發展。

7.高端不銹鋼。支持建設以高端不銹鋼為主的精品深加工中心,推動不銹鋼產業集群建設。重點發展航天軍工、汽車制造、城市管網、食品醫療等領域的高附加值產品,主要包括300系、400系、雙相不銹鋼、超低碳、超低氮、超純等高端不銹鋼材料。

8.工程機械用鋼。支撐我省由工程機械大省向強省邁進,重點發展綠色環保、純凈度高、低溫沖擊性能優良、淬透性穩定的易切型工程機械用鋼,加快高強工程機械用鋼和軸用非調質鋼的研發,滿足現代工程機械大功率、低自重的發展需求,實現下游客戶產業鏈迭代升級和工程機械制造產業生態圈完整、健康發展。

(二)重點深加工領域。

1.鑄鍛中心。重點發展自動化、智能化和綠色化鑄造和鍛造中心,依托工程機械、重型汽車等優勢產業,加強上下游之間的協同發展,大力鼓勵鑄造和鍛造企業發展新技術、新工藝和新產品,提升企業研發能力和智能生產水平。

2.加工配送中心。鼓勵鋼鐵企業牽頭建設鋼材加工配送中心,在汽車、家電等制造業中心附近逐漸形成網絡和規模,發展板卷材開平、酸洗清理、剪切、拼焊等增值服務,并通過倉儲、運輸等物流系統供最終用戶直接使用。鼓勵鋼鐵企業發展個性化定制服務,開發更多特殊性能產品,形成穩定緊密的上下游戰略合作關系。鼓勵鋼鐵企業周邊地區集聚發展精深加工、新材料、循環經濟、物流和商務配套服務等產業。

(三)重點產業鏈。

1.高端軸承產業鏈。依托裝備制造及軸承生產產業集群帶動作用,發揮重點鋼鐵企業與中科院等科研院所長期合作優勢,通過提升軸承鋼制造水平、提高軸承鋼與軸承的產品檔次,打造我國中高端軸承及其配件生產基地,配套建設集高端軸承“設計、加工、裝配、檢測、評價、服務”為一體的高端軸承自主可控制造示范基地。

2.基礎設施產業鏈。借助新基建領域政策帶動作用,發揮ESP煉鋼、高端螺紋生產技術、高強角鋼技術等優勢,重點發展型鋼、錨桿鋼、鍍鋅板、彩涂板和高端螺紋鋼、盤圓、無縫鋼管、橋梁纜索用鋼等產品,向軌道交通、5G通訊、特高壓輸電、新能源、綠色裝配式鋼結構建筑等新型基礎設施建設領域延伸。

3.海工裝備產業鏈。利用中厚板、耐腐蝕鋼材、型鋼、管線鋼等優勢,發揮材料特長,提升鋼產品質量,深化與下游用戶合作,打造高端海工鋼產品生產基地,推動海工裝備產業優化升級。

4.家居裝飾產業鏈。依托我省ESP熱軋薄板、不銹鋼冶煉及軋制等基礎優勢,深化家電、裝飾制品用鋼材的深加工能力,延伸省內家用不銹鋼板材等制品企業,打通鋼鐵生產制造-深加工-終端用戶環節,形成全鏈條產業集群。充分發揮薄板產品技術優勢,提升鋼產品質量,建設高端家電、裝飾用鋼產品生產基地。

5.石化裝備產業鏈。建立高端石油化工專用套管、無縫鋼管等生產保障基地,發揮材料優勢,加大專用性強、技術含量高、經濟效益好的石化用鋼產品開發力度,著力培育優勢企業和產品,產品覆蓋下游石油化工企業,實現石油化工用鋼省內循環,減少運輸成本,縮短采購周期。

6.軌道交通產業鏈。以日照精品板帶材基地和臨沂高端不銹鋼產業基地為龍頭,發展冷軋鋼及熱軋耐候鋼板材、不銹鋼板材等產品,同時加大對軌道交通裝備中車輪、車軸、齒輪所需的高品質特殊鋼產品研發力度,實現鋼鐵產品基地與裝備制造基地的對標供給。

7.軍工裝備產業鏈。推動優勢鋼鐵企業積極參與軍工鋼配套,獲取軍工鋼生產資質,提高企業綜合競爭力。建立軍工鋼人才交流與技術成果信息共享機制,積極探索軍民融合的市場化途徑,推動高端軍工鋼的成果轉移和輻射,帶動下游軍工企業加快軍工鋼產品系列優化升級,提升省內高品質軍工鋼自主供給能力。

8.工程機械產業鏈。利用現有高端裝備制造用鋼技術優勢,加快區域產業生態形成,對標國際優特鋼先進水平,加大技術創新和人才投入,實現產業鏈迭代升級。完善配套設施管理體系,實現工程機械制造產業生態圈完整化和健康化。

(四)短流程煉鋼。更好發揮電弧爐煉鋼企業綠色低碳作用,有序引導電弧爐煉鋼發展。對短流程煉鋼執行差別化產能置換支持政策,鼓勵具有廢鋼、電價、市場等優勢條件的高爐-轉爐長流程鋼廠,通過就地改造轉型發展電弧爐短流程煉鋼。推動制定區別于長流程的用電扶持政策,鼓勵支持短流程發展。支持優勢鋼鐵企業牽頭建設大型廢鋼回收加工配送中心,推進廢鋼回收、拆解、加工、分類、配送一體化發展,進一步完善廢鋼加工配送體系。推動廢鋼現貨、期貨平臺建設,促進形成公開透明有序的廢鋼定價機制。鼓勵有條件地區積極探索廢鋼鐵產業數字化平臺建設,為推動行業規范發展、實現廢鋼在線交易和稅票監管提供支撐。

五、主要任務

(一)打造鋼鐵產業協同創新平臺。依托山鋼集團研究院、鋼研泰鋼綠色智能城市鋼廠產業技術研究院,聯合產業鏈上下游企業,吸引國內外高校及科研院所、科技服務機構等共同參與,組建山東省鋼鐵產業技術研究院,開展共性關鍵技術聯合攻關、科研項目孵化及產業化。支持龍頭企業、專精特新企業,針對高端細分市場開展面向終端需求的產品研發和服務創新,創新體制機制,打造鋼鐵產業鏈創新創業集群,構建“政產學研金服用”融合創新生態。

(二)打造原材物料采購共享平臺。堅持廢鋼是載能綠色資源的理念,大力推進廢鋼高效循環利用,緩解資源環境約束。推動省內龍頭企業合作,以兩大鋼鐵產業基地為核心,建立多點布局、區域輻射的廢鋼回收網絡,共同打造廢鋼資源綜合利用平臺,形成線上信息流、資金流與線下物流、商業流融合對接的閉環發展模式。到2025年,廢鋼在鋼鐵原料中占比達到30%左右,成為我省鋼鐵產業的重要原材料來源。

(三)打造鋼鐵產業物流加工配送平臺。探索專業化物流加工配送、產業集群物流加工配送、集群中間貿易商物流加工配送模式,綜合考慮鋼鐵企業及終端產品市場布局,引進業內經驗成熟的積微物聯等知名企業,建設一批物流加工配送中心,與下游用戶建立更加緊密協作關系,充分發揮專業化加工優勢,為下游企業提供個性化、便捷化、專業化服務。

(四)加快推進智能制造。推進以 5G、工業互聯網、人工智能、區塊鏈為代表的數字產業與鋼鐵產業深度融合,突破一批關鍵共性技術,培育一批智能制造系統解決方案服務商。開展智能制造示范推廣,發揮行業骨干企業示范引領作用,支持鋼鐵企業完善基礎自動化、生產過程控制、制造執行、企業管理四級信息化系統建設,打造具有自感知、自學習、自決策、自執行能力的示范工廠。依托龍頭企業推進多基地協同制造,支持有條件的鋼鐵企業建立大數據平臺,運用工業互聯網實現全產業鏈優化,推動上下游信息共享、資源共享、設計共享、生產共享。全面開展鋼鐵企業兩化融合管理體系貫標工作,積極開展基礎共性、關鍵技術和行業應用標準研究,構建鋼鐵行業智能制造標準體系。支持鋼鐵企業在環境惡劣、安全風險大等崗位實施機器人替代工程。

(五)全面推進綠色制造。深入推進鋼鐵工業綠色制造體系建設,提升能源資源利用效率和綠色化水平。積極發展擁有核心自主知識產權的新型電弧爐裝備,推動短流程煉鋼。加快促進氫冶金及非高爐煉鐵等新技術應用,推動新型低碳綠色節能煉鐵新工藝項目實施。積極推進ESP等工藝為基礎的短流程連鑄連軋技術。全面普及燒結煙氣循環、機械化原料場、高爐煤氣精脫硫、燒結機頭高效脫硫脫硝等技術應用,加快推廣熔融鋼渣余熱回收、中低溫余熱利用等技術。加強固體廢棄物精細化分級分類利用、綜合廢水高效回用。強化企業達到污染物超低排放標準的剛性約束,探索建立正向激勵和反向倒逼機制,對不同環保治理水平的企業實施差別化產業政策。鼓勵鋼鐵企業引入產品全生命周期綠色發展理念,建立健全鋼鐵綠色設計產品評價體系,大力推廣綠色設計產品,為下游用戶提供綠色用鋼解決方案,引導下游產業用鋼升級,促進優質、高強、長壽命、可循環的鋼鐵產品應用。加強污染治理設施和環境管控措施運行,提高運行效率,確保有組織排放、無組織排放、清潔運輸滿足超低排放的要求。積極推進使用國六階段或新能源汽車運輸,大力推廣高排放階段非道路移動機械,到2023年,鋼鐵企業非道路移動機械主要采用國三及以上排放階段。開展廠區設備防腐揮發性有機物治理,綜合采用源頭替代、過程治理等方式,減少揮發性有機物排放。實施廠區環境綜合整治,配套建設空氣質量檢測子站,提升管控廠區生態環境質量。

六、安全生產專篇

(一)安全風險分析。

鋼鐵行業安全生產風險因素復雜多樣。鋼鐵生產在原料制備、冶煉和加工過程中,工藝流程長、工序復雜,涉及專業多,作業連續性強。大量使用壓力容器、管道、特種設備,產出高溫鐵水、鋼水等高溫液體,并伴隨產生焦爐煤氣、高爐煤氣、轉爐煤氣等有毒有害氣體,同時需輔助生產氬氣、氧氣、氮氣等。涉及到高溫、易燃、易爆等工作狀況,存在眾多的危險電源,易發生火災、爆炸、機械及工傷等事故。目前,鋼鐵企業存在主體責任落實不到位,管理水平和人員素質不符合安全生產要求等不足,亟待提升企業安全管理能力。

(二)安全防范措施。

1.完善安全管理體系。強化鋼鐵企業法定代表人、實際控制人及其他主要決策人安全生產第一責任,推動鋼鐵企業建立完善安全生產管理體系,嚴格執行全員安全生產責任制,按規定提取和使用安全生產費用,加大安全設施設備和人員投入,著力發揮安全技術管理的重要作用。

2.防范化解重大安全風險。加強鋼鐵企業安全生產源頭管控,開展生產園區整體性安全風險評估,有序推進園區封閉化管理。嚴格安全強制性要求,淘汰不符合安全標準的工藝技術裝備,加快改造升級,加強設備設施維護保養,實施智能化改造,實現機器換人、自動化減人,提高本質安全水平。定期對生產設備進行安全漏洞排查,突出預防為主、關口前移,實施安全生產標準化建設,持續深化企業風險隱患雙重預防體系建設。強化“隱患即事故”理念,加強隱患排查和整治。建立完善應急管理體系,健全應急快速反應機制,開展常態化、規范化的應急演練。

3.提升企業智慧化管控水平。推動數字產業與鋼鐵產業深度融合,開展鋼鐵行業智能制造行動計劃,切實加強鋼鐵企業智慧化管控水平。實施重大危險源在線監測監控與預警,加大特種設備管理力度,制定科學、專業的監督方案并嚴格落實。

4.提高從業人員安全意識和安全素養。嚴格落實企業全員安全培訓主體責任,科學制定培訓內容,保障培訓投入、培訓時間,確保培訓效果。建立長效實訓機制,培養和打造一批高技能人才隊伍,切實提高鋼鐵企業安全生產管理水平和從業人員安全素質。

(三)安全生產預期效果。

規劃實施后,全省鋼鐵產業安全生產事故風險防控水平全面提升,本質安全保障能力全面提高,人員安全生產意識和能力全面加強,安全風險管控和隱患排查治理雙重預防體系有效運行,安全生產長效機制不斷健全,安全風險得到有效管控,堅決遏制重特大事故發生。

七、環境保護專篇

(一)環境影響分析。

鋼鐵行業屬于能源密集型和資源密集型行業,生產規模大、生產工藝流程長、排放量多。鋼鐵行業的生產流程主要包括原料采選、燒結、燒焦、煉鐵、冶煉合金、連鑄和軋鋼等。在生產過程中會產生大量粉塵、廢渣、廢水和廢氣,其中最大的排放量是廢氣,主要包含二氧化碳、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有毒有害物質,同時會攜帶大量粉塵。我國在控制鋼鐵行業廢氣污染時,主要是對排放總量進行控制,但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廢氣處理排放技術相比發達國家仍存在較大差距,無法全面實現總量控制目標,二氧化碳排放量及重金屬排放量仍存在超標問題。此外,一些大型設備和大功率機組還會產生噪聲污染。經過多年發展,目前鋼鐵行業“三廢”治理水平不斷提高,但對環境的不良影響依然存在,特別是分散、落后的鋼鐵企業環境風險較高。

(二)環境保護措施。

1、嚴格生態環境準入。落實“三線一單”生態環境分區管控要求,做好園區規劃環評跟蹤評價。嚴把項目環境準入關口,按照建設項目環境保護“三同時”制度、污染物排放總量和產能總量控制剛性要求,“兩高”項目嚴格執行產能、煤耗、能耗、碳排放和污染物排放“五個減量替代”的要求。

2、推動減污降碳協同。加快鋼鐵行業全流程清潔化、循環化、低碳化改造,深入推進鋼鐵企業園區循環化改造。積極推行合同能源管理、合同節水管理,大力推進清潔生產。積極開展“碳達峰”行動,制定二氧化碳達峰行動方案,實施碳減排示范工程,開展低碳技術創新。完善現有環評管理體系,推進“兩高”行業減污降碳協同控制。探索實施減污降碳協同治理和碳捕集、封存,推進綜合利用工程試點、示范。

3、加強污染系統防治。嚴格執行鋼鐵行業和產品標準,大力推進鋼鐵行業污染治理,建立完善全過程控制體系。加強鋼鐵企業污水集中處理,實施企業廢水“一企一管、明管輸送、實時監測”。加強固體廢物和危險廢物收集與利用處置,鼓勵鋼鐵企業配套建設高標準的危險廢物集中貯存、預處理和處置設施。強化新型低能耗、低污染替代技術的推廣應用,嚴格管控新污染物環境風險。

4、提升風險防控水平。完善園區環境風險預警體系,開展環境風險隱患排查和風險評估,及時更新基礎數據庫。加強園區和企業環境應急保障體系建設,完善各類突發環境事件應急預案。建立重大風險單位集中監控和應急指揮平臺,逐步建設高效的環境風險管理和應急救援體系。開展有針對性的環境安全隱患排查、應急培訓和演練,全面提升園區風險防控和事故應急處置能力。

(三)環境保護效果。

通過打造兩大基地、優化產業布局,完善產業鏈條、構建現代鋼鐵產業生態等一系列重大任務落實,推動鋼鐵工業綠色制造、能源資源利用效率水平明顯提高。規劃實施后,現有鋼鐵企業全部實現全面超低排放,新建鋼鐵項目嚴格按照全面超低排放要求建設,能源消耗總量和強度均降低5%以上。

八、保障措施

(一)加強組織領導。強化全省鋼鐵行業高質量發展聯合工作機制,強化部門協調和上下聯動,明確職責分工,統籌制定產業發展相關政策,審核重大項目,協調重大問題,督導推進規劃貫徹落實。各相關市和兩大鋼鐵基地要結合各自實際,制定本區域鋼鐵行業發展規劃,加快重點項目實施、低效產能有序退出。完善規劃實施、監督檢查、評估考核機制,保證規劃有效落實。加強行業經濟運行監測,準確把握鋼鐵行業發展形勢。

(二)推動政策法規支持。落實國家支持鋼鐵行業及后續精深加工產業的各項政策措施,用好用活新舊動能轉換重大工程一攬子政策,從財政獎補、土地供給、稅收優惠、技術創新等方面,支持培育龍頭鋼鐵企業、重大項目和保障條件建設。完善鋼鐵高端產品研發和扶持政策,加快品牌產品自主創新和產業化。結合現代優勢產業集群財政和金融支持政策,在領軍企業培育、特鋼企業培育、企業技術改造、重點產業鏈項目引進等方面加大對高端鋼鐵產業的支持力度。完善鋼鐵行業及其精深加工產業協同發展的多元化投融資機制,吸引社會資本積極發展鋼鐵精深加工產業。加強法治保障,注重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化解行業運行、企業發展中的矛盾和問題。

(三)壯大人才隊伍。完善柔性引才機制,拓寬引才渠道,強化服務保障,引進培養高層次人才和頂尖團隊。充分發揮鋼鐵行業專家智庫的咨詢服務作用,擴大與高端人才的交流與合作。以重大項目為載體,支持企業與科研院所、高等院校在學科建設、人才培養等方面開展合作。積極推動職業院校和有條件的培訓機構與鋼鐵企業對接,在職工培訓、訂單式培養等方面開展多層次的合作,培養高層次技能人才。

(四)深化國際合作。積極響應國家“ 一帶一路”倡議,引導省內鋼鐵企業采用參股、控股等形式與國外企業投資合作,提升山東鋼鐵企業的海外發展水平。強化區域協同,深化互聯互通,支持有條件的鋼鐵企業建設海外生產基地和加工配送中心。鼓勵企業瞄準世界鋼鐵技術發展前沿,圍繞節能減排和資源綜合利用,聚焦提高產品性能和加快新材料研發,加大對先進工藝、技術和裝備的引進合作力度,不斷提升山東鋼鐵的綠色高質發展水平。

(五)發揮協會作用。支持組建山東鋼鐵工業協會等行業組織,充分發揮行業組織紐帶作用,增強數據統計、調研分析、技術指導、信息咨詢能力,為政府和企業提供雙向服務。指導企業及時掌握產業動態,開展國際合作交流,有效應對產業變化,提升市場適應能力;推進產業鏈協同創新,促進上下游聯動,提升產業鏈發展水平;協助政府部門制定技術產品標準和行業規范,推進行業自律,促進鋼鐵行業及其精深加工產業健康有序發展。

魯工信化工〔2021〕214號.pdf

亚洲一区二区三区高清不卡_亚洲一区二区三区高清 不卡_亚洲一区二区三区99_亚洲一区二区日韩欧美gif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